• <dd id="yqsro"></dd>
    <span id="yqsro"><sup id="yqsro"><nav id="yqsro"></nav></sup></span>
    <legend id="yqsro"><li id="yqsro"></li></legend>
    <optgroup id="yqsro"></optgroup>

  • <span id="yqsro"><output id="yqsro"></output></span>

    北京市文聯舉辦紀念管樺同志誕辰100周年座談會

    2022年01月09日16:54   新浪讀書   微博

      永遠的懷念——北京市文聯舉辦紀念管樺同志誕辰100周年座談會

      編者按:原北京市文聯主席、著名作家管樺同志于2002年8月18日永遠地離開了我們。今年是管樺同志誕辰100周年,為了懷念這位偉大的作家,今日北京市文聯在北京坊舉辦了紀念管樺同志誕辰100周年座談會。中國文聯黨組成員、副主席、書記處書記俞峰,中國作協黨組成員、副主席、書記處書記、中國現代文學館館長李敬澤,北京市文聯領導及部分協會代表,藝術家代表和管老的親屬出席了本次活動。

      管樺,1922年生,河北豐潤縣人,中國共產黨員:1940年參加革命,畢業于華北聯合大學文學系,歷任冀察熱遼軍區尖兵劇社文藝隊長,文藝工作團副團長,東北魯迅藝術學院研究員,中央樂團創作員,北京作家協會專業作家,北京作協主席,第五、六、七、八屆全國政協委員,北京市第八屆黨代會黨代表。生前任北京市文聯主席。

      作為作家、詩人的管樺,主要作品有:中篇小說《小英雄雨來》《辛俊地》《管樺中短篇小說集》;詩話散文集《生命的吶喊與愛》《管樺神話、童話、傳說》;多部長篇小說《將軍河》;歌

      曲詞作《聽媽媽講那過去的事情》《快樂的節日》《我們的田野》等。

      作為畫家的管樺,有墨竹畫冊《蒼青集》《蒼青館墨竹畫選》《管樺墨竹》;巨幅墨竹《沉雄》被瑞典、丹麥博物館收藏。

      管樺同志于2002年8月18日于家鄉猝發心臟病去世,享年81歲。

      2022年1月9日,在管樺同志誕辰100周年之際,在他奮斗過的“我們的田野”上,北京市文學藝術界聯合會隆重舉辦“紀念管樺同志誕辰100周年座談會”。

      當熟悉的旋律在北京坊會場響起,“雨來”仿佛再次歸來。

      活動邀請了中國文聯、中國作協的領導,北京市文聯領導及部分協會代表,藝術家代表和管老的親屬。大家懷著十分崇敬的心情舉辦這次紀念活動,共同懷念管樺同志為我國文藝事業所做的卓越貢獻,追思他不懈奮斗的革命精神和德藝雙馨的崇高風范。

    (配圖:合影)(配圖:合影)

      一、光與影

      在北京市文聯黨組成員、副主席劉開陽同志的主持下,座談會于9時30分正式開始。

     

    (劉開陽主持照片)(劉開陽主持照片)

      首先,播放了管樺同志紀念短片。

      光與影的交錯,勾畫出了管樺同志波瀾壯闊的一生,勾勒出了同志宛如竹子般傲然挺立的偉岸形象——“風摧體歪根猶正,雪壓腰枝志更堅”。

      管樺同志的一生,是為共產主義事業奮斗不息的一生。早年,他冒著生命危險,積極投身于神圣的革命斗爭。全國解放后,他認真學習貫徹毛澤東文藝思想和黨的文藝方針、政策,以高度的革命責任感,勤奮創作,塑造了眾多共產黨人的英雄形象,激勵廣大讀者,特別是青年讀者,為黨的事業努力奮斗。管樺同志一生的奮斗歷程,顯示出他對黨的事業的忠誠、對國家和人民的深情、對祖國文學事業的強烈責任感和矢志不渝的獻身精神。這一切,對新時代的文學工作者具有深刻的啟迪意義。

      二、音與話

      影片放過,會場沉寂無聲,大家沉浸在對管樺同志的懷念之中。在一種莊嚴卻親切、神圣又溫馨的氛圍中,北京市文聯主席陳平同志首先致辭,將人們從泛黃的回憶中拉回到此時此刻、此情此景。

      陳平主席在致辭中對管樺同志這么評價道:“多文氣、少官氣,對人寬和、友善、真誠”,并充分肯定了管樺同志在團結帶領北京作家、文藝家凝神聚氣搞創作,致力于繁榮發展北京文學藝術事業、提高文藝隊伍素質等方面做出的突出貢獻。

    (陳平同志致辭照片)(陳平同志致辭照片)

      中國文聯黨組成員、副主席、書記處書記俞峰同志發表講話,號召廣大文藝工作者“要發揚管老等老一代革命家的革命傳統和優良作風,激勵后人自尊、自信、自強、自立、自覺地追求更高的人生境界,為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而不懈奮斗!”

    (俞峰同志照片)(俞峰同志照片)

      中國作協黨組成員、副主席、書記處書記李敬澤同志發表講話,鼓勵文藝工作者們“忠誠于黨,深植于人民,與時代同行,做新時代的講述者,做新時代的歌者”。

    (李敬澤同志照片)(李敬澤同志照片)

      中國作協原副主席、著名作家陳建功的發言,充分肯定了管樺同志在藝術方面的卓越成就,并感謝北京市文聯在總結發揚老藝術家精神及團結作家等方面做出的重要貢獻。

    (陳建功同志照片)(陳建功同志照片)

      中國文聯副主席、北京市文聯副主席、北京作協主席劉恒,在發言中回憶自己在孩提時期便因“偷桑葉”就與管樺同志結下的淵源,并描述了自己腦海中管樺同志的形象——“最典型的服裝就是藍色的卡其布的中山裝,套裝線條,戴著一個毛線織的帽子,好像是深咖啡色,和一個看門的老大爺沒有什么兩樣”,贊揚了管樺同志樸素、謙卑的品格,以及永遠扎根于人民的精神境界。

    (劉恒同志照片)(劉恒同志照片)

      北京市文聯原黨組書記呂浩材同志發言中提到“管樺同志生前非常關心北京市的文學藝術事業,殫精竭慮、無私奉獻,直到生命的最后一刻”,并號召文藝工作者“以管樺同志為榜樣,為社會主義文藝事業的繁榮發展繼續奮斗”。

    (呂浩材同志照片)(呂浩材同志照片)

      首都文藝界代表、老舍文學院專業作家星河在發言中提到:“管樺同志每一個時期的創作都勇立時代潮頭,從時代的脈搏中感悟藝術的脈動”,充分肯定了管樺同志始終堅持以人民為中心的創作導向。

    (星河同志照片)(星河同志照片)

      管樺同志長子鮑河揚先生在發言中感動地說道:“我父親生前幾次有人要開他的作品研討會,他說等百歲生日那天再開吧。所以我非常感謝中國文聯、中國作協和北京市文聯圓了我父親的愿望!”,并回憶了管樺先生在創作中的感人故事,強調管樺先生首先是“愛國主義戰士”,然后才是作家、詩人、畫家。

    (鮑河揚先生照片)(鮑河揚先生照片)

      親切的聲音和深情的話語,讓我們看到了一位有血有肉的管樺同志,一位親切、睿智、仁厚的長者——“身負盛名常守節,胸懷虛谷暗浮煙?!?/p>

      

    (陳寧書記總結發言照片)(陳寧書記總結發言照片)

      北京市文聯黨組書記、常務副主席陳寧同志在總結發言中動情地說到:“管樺同志是首都文學藝術界有重要影響的代表人物,他一生投身黨的文藝事業,將個人藝術理想與國家和民族的命運緊緊連在一起,始終站在人民的立場上揮毫潑墨,經典作品傳誦至今、成為時代記憶,在喚起民族精神、凝聚人民力量方面發揮了重要作用?!?/p>

      三、詩與歌

      對一個作家最好的懷念,就是讀他的作品。

      座談會的下半場,通過“詩與歌”的演出形式,讓現場的每一位嘉賓感受著管樺同志作品的美與溫度。時過經年,歲月滌蕩,管樺同志作品里那種溫暖的、明晃晃的美好,依然感染著每一位讀者、聽眾——“寒霜暑熱毫無畏,春夏秋冬四季妍”。

      首先,兩位表演藝術家傾情朗誦了管樺同志的詩歌代表作《海的禮贊》及《管樺先生與竹子的情緣》。

      

    (朗誦現場照片)(朗誦現場照片)

      管樺同志與竹子有著不解的情緣。在一首題為《凌云直上》的詠竹詩里,管樺同志這樣寫道:

      “根生大地,渴飲甘泉,未出土時便有節。枝搖星月,葉拍蒼天,直到凌云高處,依然虛心?!?/p>

    (管樺畫的竹子照片)(管樺畫的竹子照片)

      朗誦結束后,小演員們上場,用稚嫩的童聲合唱,再現了管樺同志的三首音樂作品:《聽媽媽講那過去的事情》、《我們的田野》和《快樂的節日》。

    (童聲合唱照片)(童聲合唱照片)

      竹高千尺,落葉歸根。在活動快結束的時候,北京坊的大廳里又回蕩起那熟悉的歌聲,平實的詞句中蘊含著無盡的美。在孩子天使般的歌聲中,與會的每位嘉賓仿佛看見了管樺同志遠去的背影——他確實走了,猶如一片竹葉飄落入泥土中;但一個時代,在他的身后悄然走來,那是他曾奮斗過的“我們的田野”,是他曾渴望的“新時代”! 在飽含歲月深情的旋律里,與會同志一致認為,今天召開的座談會既是對管樺同志的緬懷與紀念,又是對新時代首都廣大文藝工作者的激勵與鞭策,是對老一輩文藝家藝術精神和思想遺產的代代傳承,對于更好地推動首都文藝事業繁榮發展具有重要意義。

    廣大文藝工作者要學習弘揚管樺同志心懷“國之大者”的愛國精神,以文藝的力量振奮民族精神,以強國復興時代主旋律指引前進方向;學習弘揚管樺同志精益求精的藝術精神,牢牢把好精品創作的中心任務,創作更多留得下、傳得開的精品力作,著力打造“大戲看北京”文化名片;學習弘揚管樺同志以人民為中心的創作觀念,主動深入生活、扎根人民,創作更多反映首都城市發展、社會風貌變遷、人民火熱生活的優秀作品,讓文藝作品更有底氣、更接地氣、更顯生氣;學習弘揚管樺同志崇德尚藝的職業精神,大力推進首都文藝界職業道德建設和行風建設,充分發揮職業道德建設委員會作用,著力構建德藝雙馨的首都文藝人才隊伍。

      活動結束,嘉賓出會場,北京坊上空突然飄起小雪,恰若《小英雄雨來》開頭所寫的蘆花?!叭籼炜诊h起小雪,便是我來看你”——我們深知,“雨來沒有死”,管樺同志也從未走遠。他和他的作品已經融入新的時代,他的精神也將燭照著文藝工作者們與時代同行、與人民同行,推動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文學邁向輝煌的高峰——這便是對管樺同志最好的懷念!

    小說推薦

    分享到:
    保存  |  打印  |  關閉

    猜你喜歡

    亚洲av无码男人的天堂
  • <dd id="yqsro"></dd>
    <span id="yqsro"><sup id="yqsro"><nav id="yqsro"></nav></sup></span>
    <legend id="yqsro"><li id="yqsro"></li></legend>
    <optgroup id="yqsro"></optgroup>

  • <span id="yqsro"><output id="yqsro"></output></span>